以台南地院為例,每一個刑庭法官至少要辦一個專庭,需要成立專庭的可能有七八個,每個法官必須要有一個專庭,如性侵、軍事、原住民、勞工,所以這個專庭其實是平均分配非以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