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專庭或跨文化之間的事情,在現場我看到的,我覺得我們對於多元文化或性別主流化的師培或專業培訓等,這種東西應該是要在基本國民教育階段就應要培養的態度或素養,而非已經變成法官才去培訓此素養。很多成因很類似,我覺得在基本的基礎教育時就沒把這些東西放進來,到後面才補已經太晚,甚至有成效不足,這時才要把基本很大的納入已經不夠了,因此在教育方面應該是很多問題裡很基礎了問題,就像多元文化或主流化的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