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題後來發現大家在解題的時候會擴散到其他地方,先處理網友一開始的提問。淘汰不適任法官欠缺客觀審查標準的問題,在這種狀況下會出現一種情形,就是社會大眾和法律社群對於什麼是不適任法官欠缺共識,所謂的社會大眾有時後會有一些傳統法官正義的印象,認為教訓被告的才是好法官,這跟現行的法官懲戒制度是不一致的。再來是,有時候民眾對於現行法官行為規範和懲戒制度不了解,法律規定上面到底怎樣才可以評鑑法官、怎樣才可以懲處法官,其實是不清楚的。這種狀況很奇妙地在法律社群也是有,到底怎樣叫做不好的法官?其實隨著時代變遷有一些變化,以前的標準其實相對清楚,貪汙、收賄、關說,可是現在其實有一些新的標準開始浮現。這些標準是不是可以被大家提出來作為所謂社群內的共識?這是有問題的,包括一些已經既存的規範,其實是被一些法官認為是有問題的。這些規範其實規範的太過於道德宣示或是很細節性的規定,以這種東西作為淘汰不適任法官的標準是不是好的其實是有問題的。

法官認為比較好的標準在於程序正當性,在程序上面試保障到了當事人的人權,可是關於是不是要採用這個標準,其實還是有一些欠缺共識的狀況。譬如說準備程序的時候常常會直接開始問被告,那麼很容易形成對被告的偏見,那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這樣做,可是大家都這樣做,而怎麼樣做是比較好的大家是欠缺共識的,然後欠缺共識的部分剛剛有提到人民跟法律社群有落差,其實法律社群跟人民之間欠缺溝通。另外一部分是法律社群內有一些問題讓這個狀況變得更加嚴重,法律社群不太做法律倫理的探討,這以前在法學教育中就是比較缺少的,後來雖然國考會考,但是相關資源還是不夠。

再來就是法律社群沒有引入其他社群的資源,因為其他社群對倫理其實有很多相關的探討,在應用倫理學的部分,但是現在現有的討論都是沒有的,除了標準欠缺共識,再來就是既有的監督也成效不彰,有分為幾個部分。第一個是恣意機制的部分,另外一個是華人圈有一些鄉愿和諧文化,不願意去得罪別人,不願意去揪出不好的法官檢察官;再來是外部監督的問題,外部監督的部分比較常見的是評鑑制度的問題,有些狀況是案子根本不會進到評鑑委員會,就算有問題也不會進去,因為民眾其實不知道、或是害怕得罪司法官,所以沒有申訴。另外就是評鑑時效過短,很快就超過了沒辦法評鑑,評鑑時效是兩年一下就超過了。再來就是有時候送評鑑沒有辦法成立,沒有辦法成立是因為法律社群主導的問題,就像前面講的一樣是和諧文化等等的問題。有時候民意主導會基於民粹意見來監督,有時候不見得是合理的,最後面的共通成因是到底誰應該來提評鑑、做評鑑,人選是否適當其實是有問題的,因為他不是透過一個具民主正當性的方式來做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