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我是要討論對法律倫理欠缺討論以及法學教育的不足這部分後面談到的應用倫理學,我記得通常都說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所以我覺得法律人比較偏重效益主義、功利主義的角度來思考問題。譬如說我們要處理問題的時候的利益和代價,如果利益大於代價那麼一般來說就是可被允許的,以及被大家期待這麼做的;如果代價大於利益的時候我們不會去做這件事情,像是司改會過去跟法治教育基金會所推動的權威責任正義教材裡面,會從應用倫理學這個角度讓學生有一個思辨的過程。但是不只是談應用倫理學,應該是說法律人應該要有的專業倫理,就是應該除了功利主義效益論的角度,其實另外的是義務論,到底法官、檢察官的義務是什麼?

另外還有到底法律人對自我的期待是什麼?是否是知行合一的?是否可以符合人民大多數的期待?就是說如果從應用倫理跳到專業倫理來看,重點應該是思考和行為之間是否一致,如同剛剛蔡法官所說談到九二共識或是法官的問題,應該要回到討論到底九二共識存不存在,恐龍法官存不存在,雖然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這個羅馬是不是我們每個人期待的羅馬,那個定位與定向在哪裡,所以我覺得從專業倫理來看就是在做一個道德判斷,倫理學就是在做道德判斷,道德判斷應該要回到不只是應用倫理學更談到專業倫理學,而法官的專業養成倫理到底應該要是什麼?這個專業倫理更重要的是知行合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