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題目是說欠缺明確客觀審查標準以淘汰真正不適任的司法官,剛剛蔡法官所說的有些可能與我們看到的不太一樣,不過我試著說明這中間的差距。首先要來說的是,人民在講不適任法官的時候,有可能我們在相關的議題討論的時候討論到人民對司法的認知可能有差距,他認為的不適任客觀上不見得不適任,例如判不判死刑。但是這個議題跟實際上進入評鑑又是兩件事情,就是說因為現在真正要移送評鑑的民間單位主要都是司改會在做,所以我們在看我們做了很多門檻讓人民進不來。那麼人民進來請團體去移送的時候評鑑委員會又是非常的保守,不要說後來的淘汰而是根本連移送都沒有,就是說真的送評鑑要懲戒,所謂的情節重大通常都是不構成,尤其現在越來越是這樣,那這裏面人民的認知所產生的不適任不見得不適任,好像有滿廣的見解,但是實際上運作不是這樣。那這裏也牽涉到一個問題,我們是在談評鑑的標準還是在講淘汰?因為構成評鑑不一定淘汰。

那麼我們發現這裏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假設以最嚴格的淘汰免職來說,貪汙關說收賄等這些是犯罪當然是免職,可是我們只是讓違法的人被除去,那不夠好可不可以不要法官?他可能沒有構成犯罪,但我可不可以選好的?不是說他很壞但是他不夠好,可不可以就不能當法官?那麼不夠好以致於不能當法官當然要有一個相當的標準,不能隨便,不然這樣恐怕有問題。所以這裏要談評鑑的標準以及最嚴重的標準,這部分可能要去修,犯罪不用說但在不犯罪的情況下有沒有真的可以淘汰?現在是很鄉愿的,在這種鄉愿的情況下能不能做區分這是第二個問題,第三個問題是,這裡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剛剛蔡法官所說的我也聽過類似的講法,但是你們說很擔心把陳情加進來。陳情的部分我不知道,如果是以評鑑來講我就很驚訝,因為我們實際上在操作的人看到的都不一樣,法官檢察官會擔心,但是人民會想說怎麼會這樣怎麼都沒有處理,他的瑕疵也許不到淘汰只是一些評鑑事由而已,但是不能說不處理,所以這中間的落差好的法官會很緊張,但我們看到的是這樣,讓大家參考一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