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稍微釐清一下,大家看到的狀況,首先司法官的部分,在法官法規定審查的標準是很不明確的,很多東西是超義務的,意思是說我們把對法官的期待和夢想都寫進法官法裡面,結果導致法官無所適從,也是因為這個狀況導致送評鑑的時候出了問題,而送評鑑的單位又覺得明明已經符合要件了卻又被打回來,結果就是這個認定過於人治,變成由人來判斷而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