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贊同,其實在教育圈也是相同的例子,拿人民的標準有時候會讓善於發表意見的人掌握主流,會操弄的人容易將意見浮上來,在這個過程裡面很多弱勢的聲音就會被消滅。所以我覺得這個可能需要再更多一點精緻一點的討論,可能沒有辦法用這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