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一直在想,淘汰不適任法官的標準是在台灣產生出來的,還是有沒有任何國家有沒有類似的程序,我剛剛有嘗試去找,但是我甚至連淘汰這個字該用哪個英文都不確定,我可以找到一些在美國的例子說,法官暫停職權,可是最多也只是暫停接受調查,有人認為說他違反了某些倫理因此他暫時被停職接受調查,可我還不大知道有沒有真正淘汰的一個程序。如果即便有這應該也不是一個完全訴諸於民主去決定的一個事情,因為至少在憲政主義框架下,整個司法體系要保障的某一些是經過很長的時間以來,我們在很多思辯過程中所取決的價值,而這些價值在歷史當中可以看的見。很多時候民意的湧現是很可能會去跨越那些價值,那為了確保這些價值可以繼續走下去,所以憲政主義當中要去節制民主的實踐範圍不能夠超過、壓倒某些我們已經確立的價值。

我覺得司法有這樣的一個角色,我是非常贊成司法要有積極的去回應民意,但不需要到兩手一攤任人宰割的狀況。我覺得雖然民間有很多的民怨和誤解,但絕對不會說將淘汰法官的這個權力完全交到民間手上,這樣其實整個是會亂套的,這是一個很初步的想法。我也會很疑惑的是在其他國家有沒有一些這樣的例子,有看到一些例子是在更高等的法庭,如憲法法庭他會被指定去除職位,但是法官的資格要被移除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有看過這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