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快的說一下,對於鄉民對於司法誤會,認為應該要淘汰,這個部分我覺得專業人員應該要好好的溝通,第二個是,對於這些真的很嚴重的法官檢察官在台灣是確實存在的,可能量不是很大但是有一定的數量,所以這種情況之下其實把標準訂得更明確,也許必須,但是那些輕微的部分要怎麼處理大家可以討論一下,不要讓法官檢察官擔心,這樣不是好事,大概這三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