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個就是很基礎的人權教育問題,因為其實很多人都有立場,但是他看不見自己的立場,覺得自己是中立的。老師也是這樣,我常常很肯定自己的立場,但是很多人就會質疑你怎麼可以有立場,有立場這件事是被質疑的,可是其實每個人應該都有立場,可是有些立場是不會覺得自己有立場的,我覺得這是很基礎的命題。像是主流化的問題應該要被放在很基礎的教育裡面去看見,但是其實連師培都沒有更不用說司法有這樣的教育,我自己覺得是轉型正義沒有被落實,我們還在威權。主流意見很容易形成,持主流意見的人就是沒有立場的人就是中立,其實他就是主流意見不用被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