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提到我們國家公民倫理的成功,我個人不覺得我們的公民教育是成功的,我們大部分都是公民考得很好,可是實際上做言行不一的事情,剛才前面也提到鄉愿,不管任何行業都是這樣,我們知道在這個場合裏面我們應該要做什麼是我們才不會被批判,不能說真話,真話往往只有在家裡才能說,不然我們就會被主流的人或是有權威的人攻擊。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我們的公民倫理是教得很成功,教出了很多的順民,但是我們的公民倫理不是只有教專業知識或是常識,我們應該教出自己期待成為什麼樣的國民。

第二個我是想補充,大學法學教育缺乏人格養成課程,我覺得我們的法律都太工具取向,我們在學未來法律人專業謀生的,很多人認為說案件不需要找律師,但是到了法院後法官不語,要求先到訴訟服務室,法官不能對個案作指導,但是這裡面彰顯了我們要尊重法律是一個專業,律師就沒有案件了,你也請求不到扶助,除非資歷上面有問題請求法扶協助,所以法律人養成被傳達出法律是一個專業,而且是一個工具取向。因為要修的法律學分很多,非法律的學分很少,老師也會跟你說不要修有的沒的修太多。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你已經對道德有基本瞭解了,至於更詳細的道德實踐與養成對法律人來說不這麼重要了。法律人養成教育是如此,也不能說完全錯誤,我覺得更應該落實在法官檢察官,每年40小時的額外訓練,應該要落實。而不是說在這40個小時去學個瑜珈,這樣對法律的專業素養以及人民的期待是沒有幫助的,這只是休閒娛樂活動。在法律的專業成長和精進部分,應該要增加一些心理諮商的課程,對當事人及被害人瞭解。世界在變,不能往往都是默默地低頭努力,應該偶爾看看世界的改變,而要有什麼法律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