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今天身為一個非法律人我覺得我扮演的角色就是不斷提問,我在看附件的時候特別有感覺的是人權,怎麼樣讓我們的法律人對於人權正義、對於社會價值這塊的素養能夠提升?讓我想到前兩周我聽到的交大法律系的一位老師,本來是一位公益律師,但是因為太辛苦了活不下去。後來轉到教職,聽他們說了一些故事,我就開始想怎麼樣讓我們的法律人員更接近社會的經驗,是不是跟他們有沒有參與這樣的公益事件有關係?有沒有一個關聯?台灣目前司法制度底下,有沒有讓我們司法人員、法律人員必須要強制或是有任何規範,讓他們必須去參與公益案件?如果沒有,將來是不是應該要有呢?這是我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