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法律人不管是學校教育或是後來考上以後的律師訓練,或者是司法官的研習,其實像剛剛靜如所說的比較是工具取向,怎麼樣把書類寫好,律師的養成也不會好到哪裡去,他背後所展現出來剛剛所說的贏家的概念,我現在在幫忙一些卡債族都是所謂的輸家,對這些司法人員來講太難理解。

當然有些人好一點,我覺得是法律人無形的驕傲,這部分是一個很嚴重的情況,是一個態度問題,他們對人以及人在社會的結構是不太瞭解的,我具體以兩例說明。譬如說法官對已經陷入債務的人會問,一個月只賺三萬二你為什麼不找一個更好的工作?類似這種問題,他也不理解在社會大環境裡,有些人因為種種因素而成為所謂社會失敗的人,進來法院希望司法幫助,類似這種例子是蠻多的,這背後的概念是法官不瞭解這個人的處境,也不了解社會的結構,而沒有想要瞭解的人居多。當然也是有些人會想瞭解,那他本身沒有這個處境沒關係,但願意去理解我覺得這就是很不錯的,所以教育本身究竟要如何處理?包括上課與各種學習,確實以考試工具處理問題,而對社會背後結構不太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