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重視輿論是需要的,因為每一個階段社會的想法會不同,譬如以前的人如何看罷工,跟華航罷工後大家怎麼看罷工是不一樣的,甚至應該重視到那些沒有發言的人怎麼反映這些事。這不是光靠教育,如林律師所說,有些人看的到有些人看不到結構的樣子,大學生有大學完人教育,可是事實上還是有很多人看不到生活在發生的事。我覺得法律人有一個困難要挑戰的是,現在的人太重視法律了,以前人說情理法,法是不得不才做為最後的判斷,可是現在法律人當總統,以法最基礎的道德來治理國家是被認為很好的事情,就是說法本來是基礎,可是現在所有人都期待法來判斷所有事情,這不是每個法律人驕不驕傲,而是整個結構讓法變的很驕傲,我覺得是法律人很大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