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我看附件的時候,我看到賴律師寫的一段,司法官對於本身是否有專業能力不足或對社會認識不夠深的自覺,有沒有這個東西?我看完之後想想我自己,年輕時沒有,十五年後有,我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會有,但是我很確定不是靠教科書與研習,也不是靠訓練所的講座,可能是因為我的心靈,這是問題。我在想,年輕的法官在認真的做事時,他應該很聰明不然不會通過考試,但他做事的時候其實他不夠瞭解他對社會有很多不了解,因為法官不像律師有機會這麼深入的瞭解社會,這個要怎麼解決我不知道。剛剛李老師所說的公益的問題,是否有機會讓法官去見識和學習?答案是沒有,為什麼呢?因為公益的事情常常是訟爭,我們體制是不鼓勵希望我們不要介入,要保持客觀性,我們即使不是很客觀、有價值也要假裝很客觀,這是我們憲法上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