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透過一次性的國是會議,要解決比較複雜的問題,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太可能的,我覺得問題能在這個時候被開放出來,然後持續的關心比較重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