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雨凡的介紹,先跟大家說明一下,因為這次與會者跟上次的與會者有許多人是沒有重複的,所以我們會再跟大家說明一次流程的簡介,請有看過這流程簡介的朋友稍微等待我說明一下。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雨蒼,是司改會的執行秘書,在這場會議裡面同時會做紀錄或是主持。我們這是民間的全民司法改革運動,不是官方的司法國是會議,我們成立這個會議的原因是因為,我們認為到了現在21世紀,我們台灣的許多開會的方式應該要更好一點,更能夠聆聽人民的聲音,我們嘗試用我們的方式來開個真正可以廣納人民聲音的會議。

我們把流程畫成蒐集問題、分析成因和找出解方的三個階段,在第一個蒐集問題的階段我們是由網友以及我們自己彙整一些問題,從我們過往蒐集到的案例彙整出一些問題以後,也開放讓網友提出問題,經過版主的彙整以後,開放大家投票。票選出來的問題我們會開始進入第二階段的分析成因。

第二階段分析成因的部分,我們會做許多的訪談,在座有一些人可能也接受過我們的訪談,之後我們做出分析報告,那麼今天大家會在分析成因的會議裡面,幫忙把這些報告彙整成一個又一個的議題這樣子。

舉例來說,以偵查不公開為例,他可能有涉及到三個相關不同的成因,但事實上如果今天我們看到更多的問題的話,其實有不少的成因它牽涉這些議題都是重複的,我們希望可以把這些議題拉出來以後,之後在第三階段的時候,針對這些議題提出不一樣的解方,在第三階段找出解法這個部分,我們一樣會邀請各個專家來提出解法。

我們都知道過往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裡面,基本上就是解法跟解法之間的撞擊,大家都在互相討論自己的解法,誰的比較好,那我們這一次就不會討論誰的比較好,我們只會列出各個方案的優點跟缺點,供未來大家做參考,甚至我們也希望政府未來在做司法改革的時候可以看看我們的方案,採納他們覺得比較好的方式,並負起他們的政治責任。

我們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因為過往的司改基本上是解法跟解法的撞擊,那一方面對一般民眾來說,有時候根本不理解這些解法到底為甚麼要被提出來;比如說為什麼我們需要陪審制?為什麼我們需要起訴狀一本主義?為什麼我們要無罪推定原則?這些東西其實都很少去好好的討論。所以在過往的司改會裡面,他沒有蒐集問題也沒有分析成因的階段。可是對人民來說,他真正有感的部分卻是蒐集問題的階段。在過往的會議裡面,專家提出許多的解法,但是對民眾來說這些東西離他們實在非常遙遠,所以他們就沒辦法理解為甚麼有這些解法出來,所以我們這次希望能夠從蒐集問題開始,讓民眾提出對他們來說或者是甚至讓司法人員也提出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的問題。

我們把這些成因拆解開來以後,之後再來邀請專家來提出解法,那我們希望這個過程可以搭起一座橋梁,讓民眾了解到專家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解法,以及這樣的解法究竟可以解決哪些問題,又可能帶來哪些副作用,大家必須要好好的思考。

那我們今天是分析成因的會議,我們這一次會議會全程錄影,事後以CC授權公開錄影以及大家發言的逐字稿,那我們今天是7月9號第二次的分析成因的會議,請各位專家幫忙看看我們到目前為止做的訪談,做出來的分析報告是不是有不清楚、錯誤或是需要補充的地方。

舉例來說,我們等一下各位可能會看到一個心智圖,你可以告訴我們說你對哪個地方是看不懂,或者你覺得他應該要補充因果關係,或是你想要加點資料,或你覺得他的寫法有點問題,需要修改或刪除,都可以跟我們說,我們可以提出來討論。因為我們發言時間差不多只有25分鐘,所以請大家把握時間,我們今天是分析成因的會議,如果你提到解方的話,我們會告訴你這個是解方,請你盡量簡短說明,盡量把重點放在成因的部分。說明想法的時候也要多多舉出實例,或是說明相關的因果關係,不然如果太跳躍的話,我們會沒辦法寫到報告裡面去,大家在看的時候也會看不懂。

最後我們這次會議會稍微引入一些手勢,那這個是主持人專用手勢,如果你看到我這樣子在你面前對你擺出手掌向下手勢,代表你說的話說得太快了,那或者是我會往上舉,告訴你要說大聲一點,那最常用的我想就會是雙手食指繞圈我會叫你快點把你要說的話說完,因為還有很多人要發言這樣子,那大概就這樣,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