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那個訴訟制度設計的問題只列那三個例示,感覺有點不足這樣子。但我覺得其實這個題目會跟後面幾個題目有一點點相關。我自己想到,因為我們不是學法律的,就是非從法律觀點去看說,如果覺得訴訟制度上面有問題的話,我自己會覺得譬如說像下面提到律師的問題,我覺得那個其實也跟跟訴訟的制度會有關係。譬如說像在某一些國家,一些比較重大的刑案,像死刑的案件,他們可能會覺得不能只有一個律師去那個受理這樣的一個案件,他會讓一個團隊的律師去處理,而且他的專業能力可能也會有一些限制或甚麼的,所以我覺得應該也是說在我們的訴訟制度上面沒有這個要求。

然後我覺得另外我自己因為台權會有處理像蘇案的問題,那其實我覺得這個不知道是不是訴訟制度上面的問題,就是訴案在刑事、刑訴的部分已經無罪了,可是他卻還要面臨民事的部分的一直不斷地開庭,就是沒完沒了的訴訟,我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刑事已經無罪,可是卻在民事上面還可以繼續地去不斷的去追訴當事人。我不曉得這樣子的訴訟制度到底是民事跟刑事是兩個完全分開,然後毫無相干的一個庭,可以重新再審判當事人一次這樣子。

另外我覺得其實專家的部分這邊好像提到專家可能不專業,可是我自己的感覺是,法庭上面好像不是那麼喜歡邀請專家去出庭,所以我覺得我們常常看到說甚至像原住民的案件也沒有請原住民的專家去出庭或者可能涉及精神病患的被告的案件,也不見得會請精神醫學的專家出庭,甚至還有可能涉及到其他的專門的學科,也不見得會請其他的學科的人出庭。那我會覺得說我們比較看到,好像就是說其實法官不見得,就是學法律的人不見得什麼都懂,可是我看到的反而是在法庭上其實專家的角色沒有那麼的明顯。

另外我想到的一個問題是被害人的問題,可是我不曉得這到底也是不是屬於刑訴制度的問題,也許大家等等也可以補充,就是常常會有被害者的家屬在法庭上面,是一個被忽略的角色,就是說檢察官去起訴之後,跟被害人的關係好像是完全切斷的關係,那我覺得這個部分,其實像英國好像也有一些設計,當一個案件發生的時候,他們提供被害者家屬的一些協助,不只是派給他一個檢察官而已。甚至檢察官和被害者家屬之間的那個關係怎麼樣去讓他維持update案件的進度,或者是說甚至是不是有社工人員可以進去。我不曉得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刑訴制度上面的問題,但是就是說這些東西的缺乏其實都有可能導致被害者家屬在整個訴訟的過程裡面,其實是不愉快的,只好把這個不滿的情緒發洩在被告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