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惠敏。剛才有提到我們所謂的法律人不太能理解一般人的需要是甚麼,那這個其實包括從法官、檢察官、警察、律師等等當中可能在養成,那剛才林永頌律師有提到養成跟教育的部分,我們可能要特別留意這一塊,那還有慧敏也有提到就算採了起訴狀一本,看到是毒品,我們就會有先入為主,這會不會都是一個在承辦案件的時候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可能不只是養成,在職業後不斷不斷要做一些訓練,我不知道法官有沒有在這部分有甚麼加強,然後我們現在先請錢法官幫我們回答一下那個刑事無罪之後為甚麼還有民事可以不斷訴訟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