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訴訟做的設計是國家現在要不要懲罰這個人,然後就像白檢察官講的要不要抓她去關,可是民事訴訟是現在私人間的紛爭,這個被告要不要賠錢給人家,他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制度,一個簡單來講是國家在行使刑事權,司法權,他是公法,民事訴訟的賠償基本他是是私法紛爭的解決,他是不一樣,但是他最後的結果可能會有這種情況,會像辛普森案就是變成這樣啊,一邊認定他沒有殺人,可是民事訴訟又認定要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