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其實我覺得民眾比較在乎就是說你應該是一致啦,就是說刑事已經判無罪,民事為甚麼還要賠呢?就不用賠了,大概他們民眾的想法是這樣子,那如果刑事有罪,他賠就不會有問題,所以其實在涉及到附帶民事的時候,心證是不是需不需要一個統一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