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我們就舉公然侮辱的案子好了,罵一個三字經,其實刑事訴訟很容易就成立,我就講說要我的話,也先去告刑事,用簡易處刑直接就判掉,可是民事訴訟這時候你就要舉證說你受到損害的問題。所以其實反過來講很多時候刑事訴訟被判了有罪,民事可能會判沒有賠償,這也會承認這種情況。如果民事訴訟都一定以刑事訴訟為準的話,就是說因為你判有,所以賠償部分就一定要賠,那還要設民事訴訟制度幹甚麼,他本來就是兩套不同制度,而且基本上是不受拘束的,這個不管判例或法理上都可以這樣解釋的,所以其實這個不見得反過來,你剛剛是說對被告是不利,可是反過來,在刑事判有罪,民事判不用賠償的時候,他又對被告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