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整理一下,總而言之,目前台灣的民事跟刑事是分兩塊的,然後這兩塊可能他審判的過程結果出來以後他們兩個認定的事實可能會有一些出入,那可能是因為它原來制度設計的不一樣這樣子。邱伊翎這邊他覺得他是還是一個問題,那錢法官這邊是認為本來就應該要分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