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句話啦,第一個是說民事刑事我再舉一個例子讓一般人民能理解,常常有時候是因為債務問題就告刑事詐欺。那可能不構成詐欺他欠我錢,詐欺是故意,那債務跟故意過失沒有關係,基本上因為要件不一樣。有些要件一樣,有些也不一樣,除了設計問題。所以民刑事是一定有兩個制度啦,剛才講起訴狀一本主義,我也覺得這樣寫好像一定要寫起訴狀一本,我們現在在講原因嘛,所以剛才錢法官講的,抱歉我也沒有完全認同錢法官說的,原因是說應該要這樣,但是我們在講說為什麼會有誤判,其實應該是說因為卷證併送「可能」,不是一定,可能會引起法官預算,就是說可能而已啦,不一定。確實有很多法官不會,甚至有利的,我覺得卷證併送不一定是他不好,因為卷證併送有可能以我們律師來看是有一定比例。所以卷證並送可能造成法官預斷,可能而已,啊但是就是一個原因,當然不是每個法官都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