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補充一件事情啦,剛剛那個邱小姐講的,這個我不知道就是這個樹狀圖,是設計問題還是法官或檢察官本人的問題,這個可能就是要去調整一下。在法庭上很少看到專業鑑定人或證人,事實上以我們過去很多經驗,很多法官是他找他想要答案的人,很多法官是這樣子,我希望你跟我講這個答案,我去找一個會講說我答案的人,這個在實際上是經常出現,我想這個制度設計的時候,要考慮到怎麼樣防範這個情形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