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盡快,那個東牧講的就是鑑定制度問題,那個地方我覺得簡單來講就是一句話,我們現在的制度不允許辯方鑑定人,都是官方鑑定人啦。辛普森案就是這樣嘛,李昌鈺其實是打敗FBI,他是辯方的鑑定人,然後如果說今天再一次鑑定還是找機關鑑定人的話,他很可能還是回復FBI的鑑定結果,其實就是這樣子。

我們到現在訴訟制度不允許辯護人自己找鑑定人,這是個問題啦,這絕對是個問題,那再來我一直覺得法官檢察官的問題裡面都要加一個,法官的地方要加一個法檢一家親,然後檢察官的地方要加一個檢警一家親,這個文化就是成因嘛。我本來以為法官的同儕壓力的意思就是在說法檢一家親,結果我看內容好像不是這個意思,所以這都應該加進來,因為法官簡單來講,鄭性澤案,辯方聲請再審,就是不會准,檢方聲請再審就准了嘛,這個例子很清楚。

訴訟制度設計的例示的問題,其實因為是例示啦,所以我就不講,不然我覺得還有很多的問題,比如說大翻轉,一審判無罪,二審判有罪,你根本沒辦法有上訴的制度,我們那個376條的設計就是有問題的,還有很多很多因為是例示的,不然我可以講一大堆訴訟設計的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