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家好,就是關於這一題,先講幾個比較重要的狀況,第一個就是說警察執行有時候會遊走於違法邊緣,第一個部分就是他們可能比較依據直覺來盤查或臨檢,但是不是依據法律規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形?因為他們覺得有效,也會用正義感來合理化行為。

再來就是管制集會遊行的時候有時候使用過度強制力,那成因的部分的話,有一部份是因為警察傾向敵視陳抗,具體狀況大家可以看一下。然後有一個狀況是有時候上級私下暗示可以打人,那這個講一下就是因為陳抗結果有時候會影響上級升遷,上級有時候會非常要求陳抗不可以出任何狀況。鎮暴警察在處理陳抗的時候,確實比較傾向使用強制力,因為他們訓練的關係。

再來就是違法或不當用槍,這個部分的話,就是有一個成員是認為說會有這樣情形是因為說訓練不足、績效壓力和社會觀感,但其實也有現職警察說關於違法不當用槍是非常少的特例,其實大家都是盡量不要用槍,這邊有爭議。

再來一部份的話就是犯罪偵查手法違法不當,那這邊比較是待討論,有人覺得不當,有人覺得還好。第一個部分的話就是詢問過程有瑕疵,目前確認比較常見狀況是在警察在詢問前常常會先跟被告先溝通好要講的內容,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狀況呢?現職警察是說,學校沒有教所以其實他們不會問,他們雖然知道刑事訴訟法的一些規定,但是怎麼樣子能夠問出做為起訴事實是沒有教的,是單位前輩去傳授他們。

再來的話時候會有濫行扣押的狀況,或同意搜索的狀況不是真的同意,而是用各種方式去取得同意的簽名,這個狀況也是因為前輩的傳授。然後再來可以看一下浮濫移送,那這部分比較因為績效壓力,還有就是挑案的狀況,那挑案的話有可能是因為政治力介入,或者是因為案件量太多小的案子就放過。

現場或證物的保全粗糙,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形,那違反偵查不公開的話之前以前討論過,那我講一下就是警察違法有些共同現象,那關於這部分到底,因為前面看到有各種不同違法或不當的狀況,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形?之前在會議上討論是有共同成因,可是這些共同成因,怎麼樣去連結到具體的一些違法狀況也沒討論清楚。這些共同成因有績效壓力,有法治教育不足,欠缺有效究責機制,還有政治力的不當影響,然後再來還有就是比較風紀性的問題,可是之前會議只有大概提到,可能具體內容為什麼會有這種風紀問題,比較沒有詳細的討論。除了前面幾個部分的話,還有警察考核制度不當的問題,還有警察養成的問題,還有警察過勞的問題,那這些問題可能都跟都跟警察不當或者違法的行為有關係,可是具體怎麼連結的話比較沒有詳細的討論,所以在這次會議上面也希望能夠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