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警大上課,每次我講到人權,應該是說人民權利有關的題目的時候,他們會跟我反應說,啊檢察官,像我們長期被拘禁,可不可以提告?他就提這樣子,所以有時候這個事實上,他們就都關在裡面嘛,他們只有禮拜五晚上才可以回家,要休假到禮拜天之後,禮拜一去上課,全部都在學校裡面上課。所以事實上他們在裡面是受到封閉的訓練方式,所以他們常常會這樣子,才會問我們到底有沒有人權,大概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