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譬如說我們在修那個集遊法的時候,警察應該要配戴姓名的名牌,警察一直很抗拒,我覺得這個也許是究責機制裡面的一部份,因為你連他的名字都不曉得的話,其實你要怎麼去究責?可是其實我看很多像美國警察,其他國家的警察都是有配戴名牌的,除了編號之外,他們都有姓名是在上面,像銀行員的牌子一樣。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真的是不曉得是制度還是教育上,為甚麼要這麼抗拒?

然後不當開槍,我也覺得其實最近美國的那個案子,就是說雖然美國跟台灣不一樣嘛,那美國的人民可能是會擁有槍枝的,可是在台灣我們是所有人禁止擁槍的,所以我覺得警察當然他在開槍的這件事情應該要更加地受到限制,因為大部分人民是沒有槍枝的,所以我不曉得為什麼會有人期待警察要直接制裁犯罪,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就是你都沒有受到人的審判就要警察直接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