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名字啦,是名字,可是我覺得可行,這個在國外很多國家的警察其實是有寫名字例如Robert Lee啊甚麼東西是有繡在胸口,我覺得很多同仁抗拒真的就是心理問題。那我想這個東西在制度上、原則上我是贊成,但是你要突破同仁的心理障礙要有一點過程啦,我只是很老實講大概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