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在那個管制遊行時,用了過度的強制力的成因,其實大家都有說到,但是上面沒有寫到,就是究責的問題,其實名牌也跟究責的問題有關,有時候你也會看到法官的名字,但是你大概不會知道其他的個資,警察也是一樣,那起碼說要有一個究責的可能性,建立在這樣的往例未受究責,所以有恃無恐,我覺得是一個問題。

其實我特別分享一個,其實在以前陳雲林事件,陳雲林來台的時候,造成一些警察跟民眾衝突的問題,還有太陽花學運的時候警察跟民眾衝突的問題,其實在法官論壇上面,有很多法官對於檢察官的不作為是非常反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