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我們對弱勢的定義採取最寬鬆的定義,司法過程中因為不是案件本身緣故而是其他社會歧視原因導致。另外有些人處於次級的地位被拒於司法之外,如新住民身分取得的問題,在進入司法前便會遭到法律上的弱勢。

遇到困境有共同狀況 ,第一是找律師的的困難,第二法律是獨立的個體,但若納入社會的考量會有一些社會成因的部分會被忽略,有些司法人員在處理司法案件的時候會不容易看到背後的狀況,或法官的生活及管考問題,以及檢察官的問題和個別的問題大家可以看一下。

還有社會歧視的問題,也缺乏有效的反歧視法。接下來的話會有個別很多不同的弱視的問題,基於時間限制我就不多講。移工移民的部分,有時候會有國際取得的困難如語言、精神障礙,司法人員的知識是不足的,這些人甚至會被認為是裝病。少年部分相對較好,但有城鄉差距問題。被害人的部分是,缺少修復概念,被害人保護制度是被當成個別的問題而非國家的問題,不被社會接受而且只要說出不符被害人想像的話反而會被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