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主要針對被害人目前的部分提供一些意見,像我們被害人保護制度裡面,我們被害人保護法主要是在談補償金,缺少了對國家社會責任的論述。還有我們缺乏被害人的人權教育,通常只有案情發生或起訴判刑的時候才會出現抓被害人來作平衡報導。我們會想像說拿了經濟上的補償之後應該能自立自強走出來,我們就缺乏連串更積極性的扶助或更長期性的關注。另外保護制度方面,我們也缺了單一窗聯繫通報制度,我們通常都是在檢察官或是警察受理這個案件以後我們才會去做一個協助,我覺得應該要把被害人的地位在提升一下,有被害人就應該建立單一窗口的通報聯繫制度,不用等到分會在去聯繫,因為分會的人力也是不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