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上面的次等地位後面那兩個主要比較是新移民、外籍配偶的部分,你要把它指涉到移工或非公民外國人因應該要加其他部分。移工只是被當成替代性的勞動力,所以他在其他的勞動力上面他也應該要享有平等的權利,他可能就面臨平等的權利;還有懷孕的人,或其他的外國人可能會面臨驅逐出境甚至不能出庭的問題,不會只有面談跟國籍的問題。少年的部分把他說是比較人性的對待,我覺得也不見得,把他們送進去學校或少年輔育院,真的有被比較人性的對待嗎?少年是不是有被當成有辦法主張主張意見的,而不是只被當成小孩子、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