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稍微解釋一下,那時候訪談弱勢的時候找的是南洋姐妹會,會傾向移工,但弱勢太廣了。等一下想請問以箴,原住民部分,這塊是缺漏的。少年部分,其實跟其他相較起來是比較人性但其實也不非常夠,有時候少年法院的法官比較會為少年找一些資源,找資源當然是比較好的。以箴要補充一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