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確實是一個成因之一,但我們也接觸過幾個狩獵案的當事人,他們沒有得知到有這個訊息,等到審判結束才知道有這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