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題的特殊類別裡可以加上特殊教育師生,最近有跟人本合作,特教學生有遭到侵害,遭到侵害後轉加害,特教的老師有被威脅不能洩漏裡面的情形。我認為特教制度有違憲,但台灣現在仍有特教制度,面臨多重權力關係的特殊困境,司法上、行政上對他們都非常非常不友善,每當特教學生被性侵害或集體被侵害的時候,他們是無能力去跟警方獲檢方提供證據,也沒有提供供述的可能性,可是身體上的證據是非常明顯。很多這類案件是不起訴,或再議後不起訴,有相當困境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