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才問移工和新住民有多少人?90萬,卡債也有90萬以上。卡債尋求律師的協助,扶助率大概25%...到30幾%,比例上還是偏低,有律師還有其他需求,以卡債族來講他的需求不只是法律他可能不知道有這個制度,他可能也不知道法扶,他也害怕除了需要法律之外其他幫助比如給他鼓勵,他可能是憂鬱症。弱勢的都有法律以外的需要,而這些需要也會連結到法律,這一個系統本身是斷線的,比如說有一個精神科跟這有關,解決了憂鬱症會好。

除了法律確實是要有知道的管道,據我了解是有卡債族四成不知道,心態的部分,不只是心態,對新法律訓練是不足的,跟民法概念完全不一樣甚至用家事來處理,會問出很多有趣的事情如:啊你都有債務了為什麼不找更好的工作?為甚麼小孩要文具,買文具要錢啊?那你都有卡債了為什麼還要扶養父母?有些問題是問起來很奇怪,背後可能法官不了解處境也不了解相關法律還有歧視問題。每個弱勢還有額外的需要除了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