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講一下移民移工法律上次等地位那個,我觀察幾次法庭在審外籍移工,我看到形式上的平等但完全是不平等,譬如說案子審判的時候法庭就是念過證據的確認,他念了兩百多條,通譯其實也沒有在念什麼,我猜想連通譯都搞不清楚。而移工每次唸完都一樣,同意都是一樣,形式上是平等且形式化。

外籍人對台灣法律上的不瞭解,無法為自己做有利辯護,在法庭上他們無能發言。語言溝通困難,因為現在台灣有能力去做法庭通譯的人,在台灣的就業市場都是外勞的仲介,他們都會先入為主的站在仲介的立場。我帶過外籍移工去法庭,他出來的時候就很沮喪,因為通譯在法庭上罵他,只有他們兩個人聽得懂,法官和其他人都不懂,通譯沒好好翻譯還罵他,通譯身分的多重性等問題需要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