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講一下剛才都有提出很多不同的弱視的類型,其實我們大概分成幾種狀況。第一是身分,你是什麼國籍;第二個是經濟地位,弱勢或其他;第三個是身體上的問題,精神障礙或盲人等;最後一個是知識,跟社經地位很有關係。有時會有重複,像剛才白檢察官講的,原住民為什麼會放棄請辯護人?這還是回歸到社經地位上的問題。

這可能會涵蓋兩、三個問題綜合,甚至我們今天沒有講道的議題都可以歸類到這個裡面去,後面我們再做成因解方就不會漏掉,就算漏掉了也都可以涵蓋到這裡面來。通譯的問題,第一個通譯很少,第二個通譯不一定是認真的,除非你聽的懂不然你怎麼知道你講的跟他不一樣,警察做筆錄的時候也不知道是怎樣。我們在實務上,如我把車禍的制式的筆錄的表格,我把他翻許多語言,當事人就填那個表格,填完對著鏡頭念一遍,對那個筆錄負責,大概會有一些解決的方案,但依然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