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分析成因之後發現大家都沒有反對弱勢族群事實上是需要更多的協助,可是我看不出來整個分析報告我們要什麼扶助?你是要律師的扶助,還是要更加的透明的警局的過程,還是程序參與的地位要更多保障,在成因裡面沒有提出來,導致我們要的是什麼沒有提出來,所以可能會比較開枝散葉。因為你後來要找解方,你沒有提出要什麼,要怎麼找解方。我是弱勢族群,我需要甚麼像剛剛林老師有提到說,被害人需要在訴訟程序中獲得地位的提升,第一時間透明化的訊息就可以提出來,先提出來會比較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