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修復都會有一定程度的弱勢,像是歐洲認定弱勢者可能是他和社會溝通的能力比較差,這是比較講求緊密互動的情況,可是顯然沒辦法被擺在這個地方。有沒有可能不要那麼抽象,直接在產生效果的案件上去做第一步的討論,我怕沒辦法完全被放進來,因為大部分是多重歧視,我們現在在這邊分反而會有沒被放進來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