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題出獄謀生困難、再犯率高,其實如果去看它裡面講的東西的話,其實是說:「怎樣協助受刑人回到社會」這件事情其實有很多地方是沒有做好的。到底哪裡沒做好、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入監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缺乏個別化處理,就是他們沒有被針對所遭遇到的問題做個別化協助,很多分類都只是為了管理需求,這就衍生了後面的問題,像是教化容易出現表面上的順從,或者是作業內容沒有針對他們的就業或需要來做設計。

再來就是社會關係的重建有所不足,就是沒有想讓他們回到社會,這是有點可惜的地方。特別是通信、接見,有時候會有一些特別的限制。有個很嚴重的狀況,就是把人送到監獄裡,其實就是大家很擔心的交換犯罪技術、建立犯罪網絡,如此一來,更是不利於所謂的遠離犯罪。

現在的制度設計流於形式,只限於外役監,假釋的話也有出現不是個別去做審查,而是基於一個很奇怪的同一標準,舉例來講:執行率的部分,就是說哪類的案件就是大概要何時出監這樣。那更生的話一樣會有很多協助不足的問題,就算是出監的協助還是有很多不足,大家可以看一下不足的地方。為甚麼會這樣子呢?特別要講的就是社會面的部份,特別是民眾的部分。

民眾對於受刑人多半的心態是應報、排除,所以因應的做法就是懲罰、隔離、監控,這樣的情況下對於要協助受刑人的想法會更加不重視,像最近台鐵爆炸案新聞馬上就報說要加重其刑,對於其所遇到的狀況是甚麼其實就不在乎。

民眾的狀況也搭配社會福利團體、倡議團體,社會團體有進入監所,但他們不太敢挑戰、也不太敢有一些作為,那倡議團體的話,監所改革一職是屬於比較邊緣的議題,需要更多的人一起進來倡議。

再來的話就是立法會呼應民眾重刑化的需求,有些民意代表會回應倡議團體的希望,但是會有資源相互排擠的問題,就是如果說要投入資源在矯正體系的時候,大家會說還有更多人要協助,然後就不協助了。再來就是監獄會有超收、人力不足的狀況,也會讓復歸計畫難以實行,又加上監獄很封閉,不太有人會知道裡面的狀況,還有基層人員人力不足、工作量大,沒辦法真正協助到受刑人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