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說就是說,都對啦,但是受刑人在進監所之前可能就已經不是在一般認識底下是完整的、或是比較ok的狀態,所以進了監所。在監所裡是一個滿好的機會,而不是殘酷對待的地方,說他是一個滿好的機會是跟整個司法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在監所裡給予第二次機會。一個關鍵是恢復人的尊嚴跟恢復公民身分,這兩個是最重要的。

在這個邏輯底下,現在監獄裡面可能有很多事情要重新改,例如資訊不應該封閉,而是應該更開放。再來,公民權不應該受限而是應該恢復,投票權這是我們小組一直在推的東西嘛。

其實每個環節都是環環相扣,比如說監所裡最困難的就是警大的教育體制出來的問題啦,我同意整個警大的改革是在監所改革裡面是重要的一環,但他有點困難。教化部分其實規則都有定,但都沒有照著做,比方說復歸計畫、工作樣態。最近那個矯正署是要以身作則,他們要優先聘雇收容人的部分,他們出來以後就沒有一個去的地方,這是最複雜的地方,所以原有舊的網絡就會馬上又接到他,這是很大的問題。

然後重刑化也是一個問題。所以我覺得,除了出來怎麼跟人家好好的相處之外,大家要拋棄一種想法,要給他們類似家庭的想像,或是與他人成為群體中的一部份,這樣想的話有一個想法,他們不應該回到他家或犯罪網絡裡,他要去發展一個新的關係,而那個新的關係裡他是比較有尊嚴的。因為簡單說,再犯率高有時候是沒路走啦,有時候是工作的關係,你每出來的時候,就分別有80%、60%、20%的人存在這個世界上,去跟別人互動,所以我覺得整套矯正教育裡面關於人際關係重新建立的部分要再做出來,細節的話每個都有提到,就是每個都出狀況,我也不知道要從哪邊談起。

包括矯正問題嚴重,教誨師都是假教誨師,如果有心要做的話,趁著最近有那麼大的社會案件,應該要去思考說是不是整套教化制度要重新做改變?這也是社會支持的喔,但社會支持的是重刑化,關久一點,才能解決這種事情。我也希望這些司法前端的實務者可以在重刑化的部分有一些鬆綁。

再來是假釋部分,如果說要恢復公民的身份跟人性尊嚴的話,假釋駁回就要給理由,例如我覺得你是個爛人、不會悔改,那你就要寫出來。再來是更生,保護會裡面花最多都是人事費,而他做最多的事情就是借5000元給當事人,借了也不用還,反正你拿了5000之後不要再來找我就好了。

那有很多更生人很辛苦就是有很多跟更生保護會合作的餐廳假裝說跟法務單位去拿補助款,比如說雇主只要負擔一半的錢,更生單位會補助一半的錢,但其實收容人實際拿到的只有五千塊或六千塊,但他要簽名讓那個餐廳有拿到補助,變成聘僱收容人、取得好名聲、還賺錢,這是很荒謬的事情。解方我覺得外部監督要多啦,再來就是希望矯正署能夠讓非警大系統的人進到監所裡面去,包括他們的教育系統也希望是非警大系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