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稍微補一下,我們有提出來監獄的外部監督有問題,比如說他們找檢察官來監督,但檢察官並不理解矯正這方面的問題,那這兩三天裡有人留言在監獄裡面是沒辦法被教化的,監獄應該發揮永久隔離的功能,其實這也是台灣大多數人希望的方向。對於這個說法,惠敏老師有沒有要回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