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刑化的部分,終身不得假釋,或是沒辦法活到假釋那一天,我知道的話應該有幾百個人會在監所裡,不是被判無期徒刑但他會老死在監獄裡面,嚴格說起來我覺得說一樣可以,可是你要把它成為怎樣的典範的問題。就是說如果長期待在監所裡面去終老,你也是因為說重大惡行無法更改,所以你必須在監所裡給他關久一點或是關一輩子。

採這樣看法的人要問的是,你希望他為這社會帶來什麼樣子?第一個就是如果你這樣就會被關起來,而且在裡面過得很慘,如同打入地牢裡,這是一種看法,另一個看法是說,他或許不適合出來跟外面接觸,但是在監所裡面成為新典範,比如他有一些東西在恢復中,比如說恢復對社會的信任,他可能無法出監,但他在監獄裡成為一個模範。如果是後者,我認為不會有那麼多關進去的人,因為它會是流動的,社會不會因為多關幾個人就變好了啊,這是沒效的啊,這真是個很奇怪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