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問題得到很高的票數,其實來自很多知識分子人的想像,認為應該對社會安全提供更多資源,其實因為題目受刑人出獄後謀生困難再犯率高,關鍵應鎖定在「受刑人謀生困難的問題」。失業其實是當代普遍的問題,這邊是鎖定受刑人出獄的困難。這邊是成因分析嘛,我想到一個其實滿具體的內容,可能會人力不足或超出受刑人工作能力培訓方針的待檢討,如果他背著一個印記出來,如果他原來就有一技之長,在監獄裡面就是設法不要讓他丟到一技之長,現在社會缺工也蠻嚴重的,可能要去做一種。監獄要帶有一種職業訓練的性質或成分在,不要是一種純勞力的,那很快就被取代掉了,那社會上也缺很多技術工,比如說油漆木工,要嚴格來講可以做到滿專業的,弄個麵線班醬油班,其實對受刑人是沒有幫助的,國家能用更多資源,可以期待將來擔任社會一份子的時候要擔任什麼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