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把太多不必要放進監獄的人都放進監獄,其實就是問題的根源,另外就是很多資源都沒有進來的問題,像是衛福部健保也是最近幾年才進來的。一個受刑人能不能去看醫生,決定者不是醫療人員而是監獄,所以這邊的資源也是沒有進來的;然後像少年的部分,教育部也完全沒有進來,剛剛提到勞動的部分,勞動部的資源也沒進來,就是把整個問題都只留給矯正署,又有超收又有很多問題,當然都解決不完。

再來,我很想增加一個矯正志工的倫理問題,最近不斷看到志工都沒有遵守倫理、保密原則,這些受刑人要怎麼好好融入這個社會,我覺得是有困難的,還有就是所謂的統一標準。我不認為有統一的標準,像顏清標跟別人的標準就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