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提一下假釋那個問題,前面的那個問題似乎都是在講假釋的准駁,包括整個程序都有問題。釋字691號有談到如果要有解方的話,就有提到建立正當法律程序,但是現在立法都還是沒有作為;除此之外,假釋這邊還漏了假釋的撤銷這個大問題。

我們的刑法現在規定說如果你在假釋期間內犯了兩個月有期徒刑以上的罪,例如酒駕,沒有任何轉圜空間。撤銷假釋完全沒有法律保留原則、沒有聽審權的保障,檢察官直接就可以撤銷假釋,釋字691號說到時候再訂執行刑的時候再來聲明異議,到那時候根本不可能做任何有效的審查。撤銷假釋這個地方我有寫過一個文章「連司法都關起門,誰來救他?」那個人就是在無期徒刑假釋期間因為跟合夥人的糾紛,後來去拿合夥人的漂流木,法院就認為他是竊盜,竊盜罪就是故意犯罪,表面上是竊盜罪判八個月,他的無期徒刑就被撤銷假釋,回去要關25年欸。

剛剛惠敏老師也提到,我們的刑法不只是重刑化,還離譜到現在無期徒刑要25年後才能假釋,假釋後要滿20年都不能有任何犯罪,你的刑期才結束,這合起來是45年欸,人可以活那麼久嗎?所以說假釋制度不管是前面的准駁還是後面的撤銷,都完全撇除法官保留原則跟正當法律程序的設計,我很訝異的是我們立法院到現在都不作為。這都有大法官解釋出來了,尤其是撤銷假釋的部分,這部分就是馬上把人抓去關,不管你犯的是甚麼罪,我一直覺得我們這個社會就很不願意原諒犯錯的人,整個文化就是這個樣子,我們只能依賴願意保障少數人的法官,在法官保留原則、正當法律程序這一道,去保障他們不會隨便又回到監所體系、永久地跟社會隔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