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議題我有個小意見,就是右邊那個「謀生困難,再犯率高」,這個跟左邊那邊可以考慮怎麼整合啦,這個是體系的問題,因為我父親在監獄工作,我剛才問惠敏說,這個見解我都贊成,但這個應該不是主流文化,我要說的是簡單講就是說我父親在監獄裡面幫助一個人,他是因為毒品入獄,他家經營旅館,有很好的工作,可是他吸毒,他進去出來進去出來,後來他就不回台北留在台南,一直等到穩定下來才回去台北,才斷絕這些吸毒的人。

我也曾經聽過一個牧師,把一個情敵殺了,他自首關進去,他在裡面後來變成一兩年的整個人的能量就有回來,就變成監獄裡的教誨師,我要說的是說回過頭來就是說,這個理念應該大家都接受,這個矯正體系的觀念完全這個事十萬八千里。這裡面有很深的部分就是剛才致豪律師說的教育、觀念的傳遞是非常重要的,我想那些警大出來的觀念應該不是這樣,裡面觀念的落差恐怕是很重要的原因。